新聞中心
公司新聞 行業資訊 產品新聞 通知公告 法律法規
最新動態
您的位置:新聞中心-行業資訊
閱讀次數:4462    編輯:本站
深圳鸚鵡案二審開庭前會議 當事人被捕后鸚鵡死亡19只

     因為養鸚鵡被刑拘的王鵬,即將再次接受審判。

     32歲的江西九江人王鵬住深圳寶安區,2014年偶然養起了鸚鵡,2016年4月王鵬賣了6只給朋友謝某,結果兩人都被抓、獲刑。法院認定,其中2只是受國際公約和法律保護的小金太陽鸚鵡,4只為玄鳳鸚鵡。

2016年5月18日,王鵬被警方以涉嫌“非法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罪”刑事拘留。同年6月15日,王鵬被批準逮捕。2017年3月30日,王鵬被深圳市寶安區法院一審判決犯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并處以罰金3000元。8月18日,此案的二審庭前會議在深圳市中院召開,王鵬的代理律師徐昕、斯偉江參加了會議。下午4點多會議結束,徐昕、斯偉江律師均表示,與法院檢察院爭議較大,開庭時間尚無法確定。

庭前會議是審判人員召集公訴人、當事人和辯護人、訴訟代理人,對回避、出庭證人名單、非法證據排除等與審判相關的問題,了解情況,聽取意見。一般召開庭前會議就意味著不久就會開庭。

爭議較大,二審開庭時間未定

徐昕和斯偉江申請當初對王鵬飼養、銷售的鸚鵡進行鑒定的鑒定人出庭,但檢察院方并未同意。依據民訴法規定,“當事人對鑒定意見有異議或者人民法院認為鑒定人有必要出庭的,鑒定人應當出庭作證!眱晌宦蓭熣J為,鸚鵡的鑒定意見很關鍵,是不是人工繁殖馴養、是不是變異的物種,決定當事人定罪量刑,因此他們要求鑒定人出庭。

按法律規定,法院通知后如果鑒定人拒不出庭作證,鑒定意見就會被排除,不得作為認定事實的根據。

斯偉江還透露,根據檢方的信息,王鵬的鸚鵡被警方查抄后,送到了當地野生動物保護站,結果檢方再去查看時,發現死亡了19只。檢方又找了南京方面的專家來看一審時鸚鵡鑒定結果,專家也有不同意見,不同意定“人工變異種”。

“我們從兩只鸚鵡繁殖到四五十只,擴大了鸚鵡的數量。而被查抄走了以后,反而死了19只,究竟是在救鸚鵡還是殺鸚鵡?”王鵬的妻子任盼盼說,打心里為那些鸚鵡難過。

任盼盼曾在今年7月中旬,向深圳市申請公開森林公安偵辦案件過程中收繳的各類鸚鵡寄養于何處及生存狀況。深圳市城管局7月24日回復稱,該案中45只鸚鵡移交給深圳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救護,該中心嚴格按照國家林業局相關規定,把不同鸚鵡分類分籠,提供豐富食物,充分滿足鸚鵡生活環境和食物要求,最大限度體現動物福利,定期對鸚鵡采樣進行疫病監測,對放養籠舍進行防疫消毒,防止野鳥疫病傳播和擴散。該回復并未說明鸚鵡有死亡情況。

另外,徐昕和斯偉江律師認為一審證據不足,辯認程序違法,鑒定有問題,王鵬涉嫌出售的2只綠頰錐尾鸚鵡人工變異種系自己飼養鸚鵡繁殖而來,綠頰錐尾鸚鵡的人工變異種不同于馴養繁殖的綠頰錐尾鸚鵡,王鵬涉嫌出售的2只鸚鵡,未進行DNA鑒定,無法得知是第幾代人工變異種,但國內目前市場上存在的人工養殖鸚鵡一般至少是三代以外人工養殖鸚鵡。飼養這種鸚鵡,究竟是如何破壞野生動物資源的,一審判決并未說明,定罪邏輯跳躍、斷裂。

徐昕和斯偉江認為,一審法院依據的司法解釋違反《刑法》,人工馴養的鸚鵡應與野生種群有所差別,家養就是家養,野生就是野生,本案涉及人工繁殖數代以下的鸚鵡,世界上絕大部分國家都不認為是犯罪!稙l危野生動植物物種國際貿易公約》(以下簡稱《公約》)亦認為,交易人工繁育個體應比野生個體受到較輕處罰或不處罰。

任盼盼感覺太冤,小金太陽鸚鵡的學名為綠頰錐尾鸚鵡(人工變異種),是列入《公約》附錄Ⅱ的保護物種!拔覀儚拈_始養鸚鵡就不知道這是受保護的動物,都算是法盲,稀里糊涂就犯了法”。

因為輿論的關注,深圳法院和檢察院對此案謹慎、重視,斯偉江認為謹慎、重視是好事,好過一審的時候機械簡單判決。此案件本身不復雜,但有很強示范效應,全國很多養殖鸚鵡者、因買賣鸚鵡涉案的人都在關注此案的判決。

偶然養起鸚鵡,賣鸚鵡犯了案

     

今年6月底,在出租屋,談到丈夫養鸚鵡,任盼盼覺得那是一個“劫數”,“怎么那么湊巧,就養起了鸚鵡!

32歲的王鵬從老家到深圳打工多年,一直做數控機床設備的維修調試工作,“以前深圳、東莞這邊的加工企業多,業務量大,所以老公忙得不可開交,經常加班!痹谌闻闻蔚挠洃浝,這幾年深圳東莞的加工制造企業大批關停,老公的數控機床調試工作也少了很多,空閑時間多起來,“也正是因為空閑下來,才養了鸚鵡惹上官司”。

任盼盼介紹,老公以前癡迷過打網游,也是個挺悶的人,有時還有不現實的理想。他不愛抽煙喝酒應酬,倒是挺喜歡種花養鳥,“工廠里有空地,他就種上谷子高粱、蘿卜青菜,把這些當鳥食!蓖貔i曾希望,有一個農場,自己種花養動物。

2014年4月,任盼盼和王鵬還沒有結婚,都住宿舍。一名姓曹的同事在廠區撿到一只落單的鸚鵡,帶回宿舍玩,后來見王鵬很喜歡這只鸚鵡,就把這只鸚鵡相贈,王鵬從網上買來一只雌性鸚鵡與之配對。沒想到,這兩只鸚鵡繁殖速度驚人,一年多就繁殖出40多只。

迷上養鸚鵡的王鵬,自己上網查養殖知識,加入養鸚鵡的群,常跟鳥友交流經驗。

為了避免鸚鵡打擾家人,影響懷孕的妻子,王鵬將鸚鵡都放到另一樓層的出租房里,而將那只非洲灰鸚鵡放到臥室門口,這只聰明的灰鸚鵡沒少給家人帶來歡樂,“我們都把這只非洲灰當家人!笔聦嵣,王鵬被判刑后,還惦記著被警察抄走的鸚鵡,說很想念它們。

任盼盼因為養鸚鵡的事和丈夫沒少吵架,家人后來勸她,不要把男人管太嚴,“他又不出去亂花錢,養鳥不算不良嗜好!

“王鵬被抓以后,我回想了一下,壞事就壞在2016年春節!碑敃r任盼盼才生了孩子兩個多月,他們就沒有會老家過年,而王鵬的很多鳥友都回老家,把鸚鵡寄養在王鵬這里,“結果這些鸚鵡里就有小太陽、和尚,但沒想到過了年鳥友也沒回深圳,王鵬只好繼續養著!

2016年4月初,王鵬將6只鸚鵡賣給朋友謝某,結果犯了案。賣掉的這6只鸚鵡包括4只玄鳳鸚鵡和2只小金太陽鸚鵡。任盼盼說,當時之所以賣鸚鵡,是因為孩子當時被查出先天性巨結腸癥,需要跑醫院治療,沒有精力照料鸚鵡,故而出手轉讓給有養殖經驗的朋友。一個多月后,警察到家里來查抄鸚鵡、帶走王鵬的時候,任盼盼還以為是因為禽流感。

被教訓“不懂規矩”

任盼盼透露,王鵬被抓、被判后,因為在網上發文,有養殖鸚鵡的人主動聯系她,稱她“不懂規矩”。

任盼盼經過與之交流才知道,原來養殖鸚鵡的圈子里有不少潛規則,她和王鵬懵懵懂懂,根本不知道還有這么多規則。她了解到,一些沒有證照的小規模鸚鵡養殖者要或合作、或“掛靠”到正規的鸚鵡養殖公司名下,一旦涉案,這些有合法資質的公司為其出具合法的證明,保其不會獲刑,“不少養金剛、葵花等大型鸚鵡的人,鸚鵡很名貴,幾萬甚至十幾萬一對,他們出一筆費用掛靠到有合法養殖資質的公司,求個安全!

而任盼盼堅持打官司、上訴,請知名律師,在網上發聲求助,也挑戰了行業潛規則!氨緛砟阋钦椅覀,我們想辦法可以把你老公保出來,現在你不懂規矩,在網上炒,就把這個事搞復雜了!敝鲃勇撓等闻闻蔚娜苏f。

任盼盼說,王鵬和她從沒聽說過鸚鵡養殖圈子還有這樣的潛規則,即使知道也沒錢去“掛靠”,“總共那些鸚鵡也不值幾千元錢,我們也拿不出錢來撈人!

根據公開的案情,王鵬是通過網上買鸚鵡,那只灰鸚鵡花了4200元。2016年4月初,王鵬將6只鸚鵡賣給開水族館的謝某,每只500元。后被一審認定2只是小金太陽鸚鵡,4只為玄鳳鸚鵡。5月17日,深圳警方在王鵬房屋查獲45只鸚鵡,其中綠頰錐尾鸚鵡(人工變異種)35只,和尚鸚鵡9只,非洲灰鸚鵡1只。

這45只鸚鵡都被列入《公約》附錄Ⅱ。

一審法院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破壞野生動物資源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包括列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的國家一、二級保護野生動物、列入《公約》附錄一、附錄二的野生動物,以及馴養繁殖的上述物種。

雖然王鵬稱45只鸚鵡是自己飼養的,屬于“人工馴養”動物,但法院仍將該案鸚鵡認定為“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最終,王鵬獲刑5年。

此前,王鵬的二審律師徐昕和斯偉江曾向法院遞交過取保候審的申請,但一直沒有得到回復!八陌缸硬凰阒卮,對社會的危害性也很小,但是取保候審就一直不批!比闻闻握f,王鵬被抓、獲刑后,任盼盼一家陷入經濟困境,她從親戚朋友那里借了一些錢,她忙著上班和照顧孩子、老人,心力交瘁。

代理律師認為動物保護法規急需修改

徐昕曾代理天津擺氣球射擊攤大媽趙春華的案子。他認為,鸚鵡案在某種程度上也類似趙春華涉槍案。王鵬主觀上沒有以此牟利的犯罪故意,客觀上沒有造成社會危害,一審判決違反常識,二審中將為王鵬作無罪辯護。

“絕大多數人無法辨識所養的鸚鵡是否屬于國家保護珍稀動物。絕大多數人也不可能去農業部官網查詢,所養是否系珍稀動物,即使去查官網,也無法認定自己所養的是哪一種具體類別!毙礻空J為,法院認定王鵬販賣的是珍貴、瀕危野生動物,那么王鵬繁殖了40多只,就是增加了這一物種的數量,保護了這一物種,維護了這一野生動物資源。

“動物保護法急需修改,司法解釋亟需調整,期待深圳鸚鵡案個案推動法治,促進中國建立更科學、更完善的野生動物保護法律規則!

徐昕認為,《關于審理破壞野生動物資源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將馴養繁殖的動物解釋為野生動物,遠遠超出刑法文本進行擴大解釋,明顯是超越了立法目的,違反罪刑法定原則。

《刑法》規定本罪的犯罪對象為“珍貴、瀕危野生動物”,野生動物,是指生存于野外環境、自然狀態下的動物。馴養繁殖的動物,從生活環境、生存方式、繁育方式、與自然生態的關系等等方面,都完全不同于野生動物。該司法解釋對“野生動物”的解釋大大超越了刑法條文的文本含義和一般語義范圍。該司法解釋如此明顯、過度、大規模地擴大解釋,直接擴張了刑法條款,與《刑法》本身相抵觸,有違立法本意,一審判決適用該司法解釋第1條系適用法律錯誤。

徐昕表示,倘若認為某些“馴養繁殖”的野生動物確有保護之必要,也應通過刑法修正案的方式進行明確規定。某些“馴養繁殖”的野生動物極為特殊,諸如大熊貓、華南虎、朱鹮等,這些野生動物物種的存續高度依賴人工馴養繁殖,數量極少,人工馴養繁殖的這類野生動物對環境、生態的重要性毫不亞于野外的野生動物,確有通過刑法保護之必要。

但也有網友指出,確實國內目前的野生動物保護法陳舊落后,不區分累代人工繁殖個體乃至變異品系,也沒有給予一些國內真正需要保護的野生動物應有的保護。但當事人私自繁殖交易受保護的鸚鵡種類、觸犯了現有法律,也是事實。

本文來自騰訊新聞客戶端自媒體,不代表騰訊新聞的觀點和立場  

此新聞來源于騰訊新聞app要聞頻道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友情鏈接|網站收藏
海南大蟒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瓊ICP備12002287號
聯系電話:18689535171 Email:3167467@qq.com  
地址:?谑忻捞m區海甸五西路兆南綠島家園品綠軒17-18A 郵編:570208
亚洲女人天堂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