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公司新聞 行業資訊 產品新聞 通知公告 法律法規
最新動態
您的位置:新聞中心-行業資訊
閱讀次數:6311    編輯:本站
華盛頓公約秘書處談蘭花案鸚鵡案:樂見中國從嚴保護公約物種

(原標題:華盛頓公約秘書處談蘭花案鸚鵡案:樂見中國從嚴保護公約物種)

已有180多個締結方的國際條約——“CITES公約”(《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又稱《華盛頓公約》),近來頻繁出現在國內涉及野生動植物案件的卷宗中,成為判罪量刑的依據之一。
然而該條約適用的合理性,卻引起爭論。
此前的“河南農民采挖蕙蘭案”、“愛鳥者出售鸚鵡案”等,皆參考了CITES公約附錄名單進行判決。
據媒體公開報道,有網友表示,CITES公約旨在管制野生動植物的國際貿易,“國內不加甄別地將該公約附錄Ⅰ、附錄Ⅱ中的物種,照搬過來認定為國家一級、二級保護動物,到底合不合理?”
對此,國內某林業局法制處一位行政執法人員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將CITES公約附錄物種按照國家一級、二級保護動物來管理,是合理的。
早在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就通過并實施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破壞野生動物資源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0]37號),為CITES公約附錄中野生動物的保護,提供了更多的法律依據。
5月16日,CITES公約秘書處相關官員向澎湃新聞表示,雖然公約沒有要求締約方將CITES附錄與國內法對接,但CITES公約鼓勵各締約方采取比公約中相關規定更加嚴格的國內措施,以保護相關野生動植物。
該官員表示,樂見中國采取嚴格的法律措施,以保護公約附錄所列的野生動植物,并打擊走私行為。
該官員解釋說,各國加入CITES公約的目的,就是希望本國的物種得到保護。更確切地說,是希望其他國家通過貿易管控的手段,對該物種予以保護。同時,各國也承諾,為保護其他國家的物種采取相應的保護措施。
爭議:照搬公約附錄是否合理
今年4月份,據媒體報道,河南省盧氏縣農民秦某在山坡上采挖了3株蘭草,被森林公安查獲。經鑒定為蕙蘭(CITES公約附錄Ⅱ中的物種),最終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3年,并處罰金3000元。
5月份,深圳一位寵物愛好者因飼養、繁育30多只綠頰錐尾鸚鵡(CITES公約附錄Ⅱ中的物種),飼養一只非洲灰鸚鵡(CITES公約附錄Ⅰ中的物種),并出售其中兩只綠頰錐尾鸚鵡,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并處罰金3000元。
這兩起案件都備受關注。
據媒體公開報道,有網友表示,CITES公約旨在管制野生動植物的國際貿易,以實現對這些物種的永續利用,“國內不加甄別地將該公約附錄Ⅰ、附錄Ⅱ中的物種,照搬過來認定為國家一級、二級保護動物,到底合不合理?”
在上述報道中,曾全程參與《野生動物保護法》2016年修訂的鳥類保護專家、海南省?谑幸吧鷦游飬f會秘書長李波表示,在本土物種被殺、被賣情況普遍存在的當下,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去關注一個外來物種,“這嚴重脫離了立法的初衷”。
公約秘書處:未要求國內法與公約對接
“CITES公約”的全稱是《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 (the 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CITES)。這是一個有著183個締約方(182個國家地區和歐盟)的國際條約。它于1973年3月3日在美國華盛頓簽訂,因此,也被稱為《華盛頓公約》。
1981年4月8日,中國加入CITES公約。
2017年5月16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從設在瑞士日內瓦的CITES公約秘書處的相關官員了解到,CITES公約的適用范圍是國際貿易,即國與國之間,而非國內貿易。由于公約并沒有要求締約方將CITES附錄與國內法對接,秘書處并不掌握各國在這方面的規定的信息。
但該官員表示,樂見中國采取嚴格的法律措施,以保護公約附錄所列的野生動植物,并打擊走私行為。

他特別提到,CITES公約鼓勵各締約方,采取比公約中相關規定更加嚴格的國內措施(stricter domestic measures),以保護相關野生動植物。
比如,據非洲津巴布韋《新聞日報》(News Day)5月13日的報道,津巴布韋一名43歲的男子因涉嫌出售五只穿山甲(CITES公約附錄所列物種)的鱗片,被判處9年監禁。
該公約秘書處官員表示,CITES公約曾建議各締約方參考《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的條款,對從事野生動物非法貿易的有組織的集團犯罪者,處以至少4年監禁;另外,公約還建議,對非法占有CITES附錄中物種的人給予懲罰,但未給出具體的懲罰建議。
據該官員分析,中國將“CITES附錄物種”對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的主要目的,可能是為打擊國內非法收購、運輸、出售公約所列的外國物種,并提供法律依據和量刑標準。
保護他國瀕危物種體現大國風范
5月16日,前述CITES公約秘書處官員向澎湃新聞表示,認為重視保護CITES公約附錄所列物種就是脫離中國國情的觀點,非常值得商榷。
該官員解釋說,各國加入CITES公約的目的,就是希望本國的物種得到保護。更確切地說,是希望其他國家通過貿易管控的手段,對該物種予以保護。同時,各國也承諾,為保護其他國家的物種采取相應的保護措施。比如,美國曾為本國沒有自然分布的外國物種“非洲象”進行立法。早在1988年,《非洲象保護法》(African Elephant Conservation Act)就在美國通過。
該官員還舉例說,比如,中國的藏羚羊曾被大量獵殺,其羊絨在印度等地被制成昂貴的圍巾,銷售到歐美等國,難道中國不希望其他國家懲罰相應的違法行為?
該官員表示,隨著中國國力的增強,目前,中國積極為其他國家的履約提供支持和幫助,體現出負責任大國的風范,這些都贏得了國際社會高度贊揚。
5月16日下午,國內某林業局法制處一位行政執法人員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將CITES公約附錄物種按照國家一級、二級保護動物來管理,是合理的。
首先,“這是我們的責任,因為中國政府已經簽署了該公約。否則,非洲的鸚鵡、東南亞的穿山甲就更少了”;其次,早在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就通過并實施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破壞野生動物資源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0]37號),為CITES公約附錄中野生動物的保護,提供了更多的法律依據。
該執法人員表示,在進行了十幾年的司法實踐后,中國已積累了大量判例。中國這一負責任的做法,也得到了國際社會認可。
此外,除了中國,在美國、澳大利亞等地,飼養CITES公約附錄中的野生動物,也需要首先申請許可證,否則,“寵物店根本不會出售這些寵物給你”。
該執法人員強調,與《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不同,CITES公約的附錄更新較快,與國際保護趨勢結合緊密,基本每三年就要調整一次。
比如非洲灰鸚鵡,就是最新從CITES公約附錄Ⅱ物種,調整為CITES公約附錄Ⅰ物種。這意味著其商業性國際貿易被完全禁止了。
前述公約秘書處官員表示,野生動植物的保護與環境污染治理不同。比如,倫敦、洛杉磯的霾污染曾極其嚴重,但經過治理后,藍天就重現了。但野生動物種群就沒那么容易恢復。比如在美國,據說曾經有近3千萬頭美洲野牛(bison),但后來幾乎被趕盡殺絕,幸存不足100頭,被宣布為瀕危動物,F在想再恢復幾乎不可能,因為它們大部分的棲息地已經沒了。而同樣的悲劇在世界一個又一個地方不斷重演。

(原標題:華盛頓公約秘書處談蘭花案鸚鵡案:樂見中國從嚴保護公約物種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友情鏈接|網站收藏
海南大蟒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瓊ICP備12002287號
聯系電話:18689535171 Email:3167467@qq.com  
地址:?谑忻捞m區海甸五西路兆南綠島家園品綠軒17-18A 郵編:570208
亚洲女人天堂2021